|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

焊花中綻放青春“煙火”——記山東能源兗礦集團鮑店煤礦電焊工田棟

文章來源:兗礦集團鮑店煤礦 作者:焦超 時間:2021年01月20日 字體:

走進山東能源兗礦集團鮑店礦機修廠鉚焊車間,滋滋啦啦的響聲傳入耳畔,眼前跳躍的焊花,從狹小的焊縫中迸出。“人就該像這焊花,無論在哪條焊縫上,都要激情四射地發出光和熱。”田棟說。

在不久前結束的第二屆“兗煤工匠”的評選活動中,田棟喜獲提名獎。因為這次獲獎,讓更多的人知道了他。今年39歲的田棟,已經在鉚焊崗位上默默無聞地工作了二十年。

在磨礪中成長

2001年9月,剛參加工作的田棟被分配到機修廠鉚焊車間,成為一名電焊工。

當時的鉚焊車間,不但工作特別累,工作環境非常惡劣。盛夏的車間里,像蒸籠一樣悶熱。有時候一個班工作下來,焊煙熏得人頭昏腦漲。

田棟也想過找領導調調崗位,但看到師傅們悉心的指導和關懷,深深感染了他。“師傅們對我毫無保留地傳授技藝,我也想干出點樣來,不讓他們失望”。

為能盡快掌握焊接技術,田棟跟在師傅身后,用心揣摩師傅在焊接時使用的操作手法,將關鍵環節和不懂的地方認真記錄在小本子上。趁著師傅休息時,他就拿著小本子向師傅請教。每當學到新技術或者跟師傅請教完問題后,他就拿著焊槍在廢料上反復練習。業余時間里,他還經常到鄒城的一些書店,購買一些鉚焊技術方面的教材,回來認真學習實踐。

就這樣邊干邊學、勤于思考,田棟很快掌握了多方面的焊接技能。一些技術難度大的工作,師傅們也慢慢放手交給他來做。班上的臟活累活,他也總是搶在前面。

在幾位老師傅相繼退休后,田棟逐漸挑起班組的大梁,成為班組的技術大拿,2016年起,擔任了鉚焊班班長。

在創新中前行

在不斷的學習和實踐中,田棟帶領班組開展了許多小改小革,收到了很好的效果。

長久以來,電焊工在焊接長管件、大管件工作中,需要架到很高的工作架上焊接,不但滾動管件特別費力,還有傾倒砸腳的危險。焊接時工人還得半蹲,焊接半小時就得休息一段時間。焊接過程中還需要仰悍,對技術要求也很高。

“這種費時、費力還不安全的方式,咱們必須得改進。”在班組會議上,田棟發出了倡議。

田棟帶領鉚焊班成員,通過集思廣益方式,制作了一件輔助焊接器。經過反復試驗改良,輔助焊接器終于制作成功。該焊接器主要由軸承、連接軸、支撐架組成。焊接時把管子放在4個軸承之間,摩擦力大大減少。由于支撐架高度降低,職工只需坐在木凳上即可工作。不但焊接出來產品質量好,也節省了時間和體力。

2018年,班組引進了自動數控等離子切割機。新裝備的應用,大大提高了生產效率。但這種設備在切割過程中會產生金屬切割煙塵,不符合環保要求,也影響電焊工身體健康。

田棟通過研究,帶領班組成員自制了數控等離子切割機移動式煙氣凈化裝置,成功解決了煙塵問題。這個項目的研發與應用,獲得鮑店礦2019年上半年群眾性“雙創”成果二等獎。

做新時代的“電焊工”

新時代的電焊工是什么樣子?在田棟看來,是“安全、高效、精益”。

每天與電焊機、氣割用具打交道,危險也是無處不在。剛參加工作那會,一次特別的經歷,讓他記憶猶新。在一次電焊作業時,由于焊花飛濺到乙炔管子上,管子又恰好有破損,立刻引發了燃燒。幸好同事們發現后,及時撲滅了火源。

每天班前會上,田棟強調最多的,就是要穿戴好勞動防護用品、要對電焊機的接地、電焊鉗線絕緣是否良好,接頭是否牢固,電焊鉗手把絕緣是否良好……

“這些要求,也許都是老生常談的話題了,但我每天還是得說,安全工作,容不得半點馬虎。”田棟說。

一次,礦井急需500件大尺寸特制U型棚卡。接到通知后,田棟沒有馬上開工,而是帶領班組成員設計模具圖紙、計算角度、模具間隙等,研究出最節省的制作方案。不但圓滿完成任務,還節約成本7萬余元。

“隨著數控等離子、火焰切割機等設備的應用,也對我們鉚焊工作提出了更多新的要求。”田棟對此有著深刻的理解。

他帶領班組嚴抓質量提升,堅持開展QC小組質量研究。小組成員針對管接件的焊接質量合格率較低的現狀,通過現場調查和數據分析,找出影響管接件焊接質量低是主要問題點。采取崗位培訓、技術比武、市場化考核等措施,很好地解決了這些問題。他們班組的“提高管接件的焊接質量”管理課題,被評為2019年“煤炭工業優秀質量管理小組”。

把平凡崗位的工作當作人生的修行,在“浮躁”的社會里,堅守著內心的執著。田棟說:每次拿起焊槍,就好像一次與好友的對話,那飛濺的焊花,是他心中最美的煙火。

那絢爛的煙火里,有無悔的青春,也有人生的方向。


[添加收藏] [打印文章] [關閉窗口]
分享到: 更多

相關文章

超级大乐透中奖彩民